筱溪入海

在放弃治疗的边缘反复试探

我:呜——
是谁住在华山最冷的地方!
徒弟:无!悔!师!兄!
我:课业喝酒!被冻掉血!
徒弟:无!悔!师!兄!
我:如果治好腿伤是你的愿望!
徒弟:那就找师兄喝酒,听他讲故事!
我:准备!
徒弟:无悔师兄!无悔师兄!无悔——师兄!!!
我:嘟嘟嘟嘟嘟嘟嘟~




华无悔:你们两个瓜娃子给我滚出华山

评论(4)

热度(27)